天漢民族文化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885|回复: 8

[節慶計劃文案] 酒令游戏:藏钩·射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4 12: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藏钩】
    藏钩是守岁时流行的一种娱乐活动,《荆楚岁时记》:“岁前,又为藏彄之戏……叟妪各随其侪为藏彄,分二曹以校胜负。”这个游戏据说是在汉武帝时创制的。汉武帝钩弋夫人,本姓赵,河间人,据说她从生下来就两手攥拳,从不伸开。汉武帝路过河间使其双手伸展,手中现一钩。武帝娶她回宫,号“钩弋夫人”又称“拳夫人”。《三秦记》载,当时的女人纷纷仿效钩弋夫人,攥紧双拳,人们称这种姿态为“藏钩”。
    这种“藏钩”姿态后来成为一种宴饮中的娱乐助兴节目。《风土记》记载了其玩法:“藏钩之戏,分为二曹,以较胜负。若人偶则敌对,人奇则奇人为游附,或属上曹,或属下曹,名为'飞鸟',以齐二曹人数。一钩藏在数手中,曹人当射知所在,一藏为一筹,三藏为一都……藏在上曹即下曹射之,在下曹即上曹射之。”参加的人分为两曹,即两组,如果人数为偶数,所分的两组人数相等,互相对峙,如果是奇数,就让一人作为游戏依附者,她可以随意依附这组或那组,称为“飞鸟”。游戏时,一组人暗暗将一小钩(如玉钩、银钩)或其他小物件攥在其中一人的一只手中,由对方猜在哪人的哪只手里,猜中者为胜。

【射覆】
    “射”意为“猜度”,“覆”,则是“遮盖隐藏”。由此发展出每次游戏中的“覆者(设谜者)”和“射者(猜度者)”。汉代时流行的射覆游戏还比较直接,在瓯、盂等器具下覆盖某一物件,让人猜测。《汉书》颜注:“于覆器之下而置诸物,令闇射之,故云射覆。”
射覆后来发展成一种酒令,用相连的字句隐寓事物,使人猜度。若射者猜不出或猜错以及覆者误判射者的猜度时,都要罚酒。《红楼梦》中提到射覆是最早的酒令游戏。史料载,三国魏管辂、晋郭璞都有射覆之事,唐李商隐《无题二首》诗有“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句,清沈复《浮生六记》卷一闺房记乐有“芸不善饮,强之可三杯,教以射覆为令”,《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有关射覆酒令的记载:

    宝钗笑道:“把个酒令的祖宗拈出来。‘射覆’从古有的,如今失了传,这是后人纂的,比一切的令都难。这里头倒有一半是不会的,不如毁了,另拈一个雅俗共赏的。”探春笑道:“既拈了出来,如何又毁。如今再拈一个,若是雅俗共赏的,便叫他们行去。咱们行这个。”说着又着袭人拈了一个,却是“拇战”。史湘云笑着说:“这个简断爽利,合了我的脾气。我不行这个‘射覆’,没的垂头丧气闷人, 我只划拳去了。”探春道:“惟有他乱令,宝姐姐快罚他一钟。”宝钗不容分说,便灌湘云一杯。探春道:“我吃一杯,我是令官,也不用宣,只听我分派。”命取了令骰令盆来,“从琴妹掷起,挨下掷去,对了点的二人射覆。”宝琴一掷, 是个三,岫烟宝玉等皆掷的不对,直到香菱方掷了一个三。宝琴笑道:“只好室内生春,若说到外头去,可太没头绪了。”探春道:“自然。三次不中者罚一杯。你覆,他射。”宝琴想了一想,说了个“老”字。香菱原生于这令,一时想不到,满室满席都不见有与“老”字相连的成语。湘云先听了,便也乱看,忽见门斗上贴着“红香圃”三个字,便知宝琴覆的是“吾不如老圃”的“圃”字。见香菱射不着,众人击鼓又催,便悄悄的拉香菱,教他说“药”字。黛玉偏看见了,说“快罚他,又在那里私相传递呢。”哄的众人都知道了,忙又罚了一杯,恨的湘云拿筷子敲黛玉的手。于是罚了香菱一杯。下则宝钗和探春对了点子。探春便覆了一个“人”字。宝钗笑道:“这个‘人’字泛的很。”探春笑道:“添一字,两覆一射也不泛了。”说着,便又说了一个“窗”字。宝钗一想,因见席上有鸡,便射着他是用“鸡窗”“鸡人”二典了,因射了一个“埘”字。探春知他射着,用了“鸡栖于埘”的典,二人一笑,各饮一口门杯……
……湘云又和宝琴对了手,李纨和岫烟对了点子。李纨便覆了一个“瓢”字,岫烟便射了一个“绿”字,二人会意,各饮一口……
……底下宝玉可巧和宝钗对了点子。宝钗覆了一个“宝”字,宝玉想了一想,便知是宝钗作戏指自己所佩通灵玉而言,便笑道:”姐姐拿我作雅谑,我却射着了。说出来姐姐别恼,就是姐姐的讳‘钗’字就是了。”众人道:“怎么解?”宝玉道:“他说‘宝’, 底下自然是‘玉’了。我射‘钗’字,旧诗曾有‘敲断玉钗红烛冷’,岂不射着了。”湘云说道:“这用时事却使不得,两个人都该罚。”香菱忙道:“不止时事,这也有出处。”湘云道:“‘宝玉’二字并无出处,不过是春联上或有之,诗书纪载并无,算不得。”香菱道:“前日我读岑嘉州五言律,现有一句说‘此乡多宝玉’,怎么你倒忘了?后来又读李义山七言绝句,又有一句‘宝钗无日不生尘’,我还笑说他两个名字都原来在唐诗上呢。”众人笑说:“这可问住了,快罚一杯。”湘云无语,只得饮了


* 射覆酒令方法:
    清人俞敦培的《酒令丛钞•古令》中有记述:“然今酒座所谓射覆,又名射雕覆者,殊不类此。法以上一字为雕,下一字为覆,设注意‘酒’字,则言‘春’字、‘浆’字使人射之,盖春酒、酒浆也,射者言某字,彼此会意。”分析《红楼梦》六十二回的射覆酒令即与此同,覆者先用诗文、成语和典故因隐寓某一事物,射者猜度,用隐寓该事物的另一诗文、成语和典故等揭谜底。比如,掷骰对了点子的宝钗和探春两人分别覆、射,探春覆了个“人”字和“窗”字——两覆一射。宝钗想到探春用的是“鸡窗”“鸡人”二典,便用“鸡”字射了一个“埘”——用了“鸡栖于埘”的典;再如,李纨和岫烟对了点后,李纨覆“瓢”字,概用“瓢樽空挂壁”(苏辙《九日三首》之一)的典,隐带“樽”字,岫烟射—“绿”字,概用诗句“愁向绿樽生”(刘希夷《送友人之新丰》)的典故。
发表于 2008-3-4 14: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曹射覆蠟燈紅:victory:

古代的通俗遊戲,在現在看來都雅致得可以。
发表于 2008-3-4 15: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距离产生美  现在大众基本没人玩了 或者玩不了  自然就雅了
发表于 2008-3-5 22: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吾很喜欢这个游戏啊,不过这个很有难度,我一般都是玩飞觞
发表于 2009-1-28 19: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大家都好厉害
我什么都不懂
发表于 2009-8-3 22: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酒桌上大家只知道灌酒...那还顾及到什么酒令啊........
要是每次喝酒都来酒令的话.....雅是很雅....那不是很麻烦吗
发表于 2009-8-4 14: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麻烦是麻烦,但是有趣啊!

有时候家里人来的多了,我都想行酒令呢,可惜没工具,我们家那些俗人又玩不来。叹叹![em35]
发表于 2009-8-25 22: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好玩   比现在酒桌上的游戏有趣多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天漢民族文化論壇 ( 鲁ICP备11028298号 )

GMT+8, 2024-5-18 08:48 , Processed in 0.0658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