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漢民族文化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997|回复: 60

为袭人辩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11 20: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轩辕箫歌 于 2012-10-11 20:51 编辑

先说这一部红楼,有个大宗旨:“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帐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这是最最要紧的几句话,这是曹雪芹透过宝玉来表达的价值观念——女儿都是好的!设若看罢红楼,都忘了,单只记得这几句话,也算得上看明白大半了!整座贾府的一众女儿们,高低有别且各具秉性,但没一个坏的,你想曹雪芹怎么会把个袭人编排成陷害晴雯的坏人呢?人家著书的不认为袭人坏,偏是有些读书的竟能读出袭人的坏来,这也可怪!

    再说自七十三回发现了绣春囊,第七十四回中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面前,专门告了晴雯的状:“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娆娆,大不成个体统。”,此时王夫人并不很清楚晴雯是哪个,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象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来要问是谁,又偏忘了。今日对了坎儿,这丫头想必就是他了。”你看,人家曹雪芹都写明白了啊,使坏的明明是王善保家的啊!假如是袭人打小报告,王夫人能不知道晴雯是哪个?你再看关于晴雯的被逐出,曹雪芹在七十七回把原因说得很明白的:原来王夫人自那日着恼之后,王善保家的去趁势告倒了晴雯,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王夫人皆记在心中。因节间有事,故忍了两日,今日特来亲自阅人。一则为晴雯犹可,二则因竟有人指宝玉为由,说他大了,已解人事,都由屋里的丫头们不长进教习坏了。因这事更比晴雯一人较甚,乃从袭人起以至于极小作粗活的小丫头们,个个亲自看了一遍。……你看,这王夫人说翻脸就翻脸,连袭人也在审察之列的啊。你怎么还能怀疑袭人呢?  

    有人猜疑说袭人陷害晴雯,是怕晴雯抢了自己的位置,这根本没有的事么,七十七回明明是这样写的:“原来这一二年间袭人因王夫人看重了他了,越发自要尊重,……故迩来夜间总不与宝玉同房。宝玉夜间常醒,又极胆小,每醒必唤人。因晴雯睡卧警醒,且举动轻便,故夜晚一应茶水起坐呼唤之任皆悉委他一人,所以宝玉外床只是他睡。”你看,是袭人安排晴雯每晚伺候宝玉的啊,如果袭人害怕晴雯抢自己的位置,她会这样安排么?

    贾府里就数着宝玉身边这些丫头们最是亲密和睦的一伙儿了,在一起打打闹闹,玩乐得不亦乐乎,遇事也都是互相帮衬着,说话也是不藏着掖着的,有时候互相打哈哈凑趣儿,这一伙儿的和睦还不都是袭人维系着?况且怡红院里的热闹嬉戏,袭人都是参与其中,从不阻拦的,她又怎么去打别人的小报告呢,那岂不是把自己也供出去了么?

    你看看三十七回:秋纹说起因宝玉命她去给贾母、王夫人去送桂花得了赏赐的事儿,晴雯开玩笑说那是挑剩下的才给你,秋纹笑道:“胡说,我白听了喜欢喜欢.那怕给这屋里的狗剩下的,我只领太太的恩典,也不犯管别的事。”众人听了都笑道:“骂的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袭人笑道:“你们这起烂了嘴的!得了空就拿我取笑打牙儿.一个个不知怎么死呢。”……被大家打趣儿叫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也并不翻脸,多么宽宏有忍让的一个好人啊……

    你再看看第七十回这段:这日清晨方醒,只听外间房内咭咭呱呱笑声不断。袭人因笑说:“你快出去解救,晴雯和麝月两个人按住温都里那膈肢呢。”宝玉听了,忙披上灰鼠袄子出来一瞧,只见他三人被褥尚未叠起,大衣也未穿。那晴雯只穿葱绿院绸小袄,红小衣红睡鞋,披着头发,骑在雄奴身上。麝月是红绫抹胸,披着一身旧衣,在那里抓雄奴的肋肢.雄奴却仰在炕上,穿着撒花紧身儿,红裤绿袜,两脚乱蹬,笑的喘不过气来。宝玉忙上前笑说:“两个大的欺负一个小的,等我助力。”说着,也上床来膈肢晴雯.晴雯触痒,笑的忙丢下雄奴,和宝玉对抓雄奴趁势又将晴雯按倒,向他肋下抓动。袭人笑说:“仔细冻着了。”看他四人裹在一处倒好笑…… 你看袭人这个大姐姐,是何等好脾气的,你几时见她板起面孔对大家的?

    再说晴雯和袭人的关系,越到后来越亲密,六十二回:……宝玉便出来,仍往红香圃寻众姐妹,芳官在后拿着巾扇。刚出了院门,只见袭人晴雯二人携手回来……第六十三回,林之孝家来查夜,进到宝玉房里教育了宝玉几句,说不该赶着这几位大姑娘们竟叫起名字来,袭人晴雯都笑说:“这可别委屈了他.直到如今,他可姐姐没离了口。不过顽的时侯叫一声半声名字,若当着人却是和先一样。”……你看,走路手拉手,说话异口同声,这样的一对姐妹之间能有什么芥蒂?

    有人说袭人奴性十足,那真算你不懂得她,你当袭人是软棉花,心里没个是非的呢?贾赦要娶鸳鸯的时候,袭人当着平儿和鸳鸯说:“这个大老爷,真真太下作了。略平头正脸的,他就不能放手了。”……这话骂得够狠吧?你能说敢骂大老爷下作的丫头是奴性十足的么?

    晴雯被逐后,是袭人姐姐违背王夫人的命令,冒着风险自作主张:“我才已将他素日所有的衣裳以至各什各物总打点下了,都放在那里。如今白日里人多眼杂,又恐生事,且等到晚上,悄悄的叫宋妈给他拿出去。我还有攒下的几吊钱也给他罢。”

    晴雯的结局好不凄惨,在生命的尽头,还是她的袭人姐姐送去最后的关怀和呵护!我终究不明白,那些怀疑袭人陷害晴雯的人,你们究竟有什么理由呢?……

发表于 2012-10-11 22: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汉君 于 2012-10-11 22:09 编辑

人总是有很多面的,曹公的高明之处就是不直接评论一个人的褒贬,立体的展现每一个人。
我认为女孩子还是要洁身自好,尤其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袭人与宝玉的行为是要受到道德谴责的,当然宝玉也有很大责任,但是袭人若执意不从,宝玉亦不会强迫。
因为见自己吐了血,“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想起此言,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可见素有争荣夸耀之心。
宝玉捱了打,王夫人命人往怡红院找个丫头来问话。袭人想了一想,命众人好好伏侍,自己且来见王夫人,趁机下言,说了一篇“男女之分”的大道理,口口声声“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说得好不堂皇正大。岂不知喊捉贼的正是做贼的。第一个与宝玉翻云覆雨有男女之私的人,正是她自己,如今倒悬心起二爷与别人“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了。与王夫人说了此事,自然就越发谨慎了,更加要避嫌了。然后把晴雯安排到宝玉身边,正是一举多得,消除了晴雯的误会,从此和晴雯的关系好起来,又可以做出洁身自好的样子。
好脾气是一把温柔的刀子,没有这等手段,如何获得大家的信任呢。不过我不认为袭人是刻意为之,她的修养和习惯早就形成了,这样做就是她非常自然的状态。
轰轰烈烈的“抄检大观园”之惨剧,晴雯无辜冤死。到了这时候,宝玉也不能对袭人再无猜疑,且深哀晴雯不幸,而袭人羞恼之下,露了原形,大怒道:“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这才是花袭人的本来面目,真实心声。伊人已逝,为何不能包容呢?她貌似谦和,其实奢望,最是争强好胜头一个不安分的人。几件旧衣服,几吊钱只是为了博得宝玉的欢心和信任,也可能有一些愧疚之心吧!她在王夫人心中树立了美好的形象,纵然王夫人知道她送衣物也会赞她贤德,谈何冒险呢。

我也不赞成说她“奴性十足”,这完全是乱扣帽子。当然也不觉得她刻意害死晴雯,她也有善良的一面,不想害死任何人,只是她的“争荣夸耀”的行为,加上晴雯的“心比天高”,让晴雯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

女孩子聪明如袭人者,把握机会,联合所有可以联合的势力,并在可能的范围内使自己得到最多——纵使一时不顺,也绝不会轻易放弃,而是立刻另寻出路,再辟蹊径。惟有如此,才会活得自在、夷然,永立于不败之地。

可惜我可能永远学不会袭人的本领,只想做一个单纯而快乐乐观如同史湘云一般的人。
发表于 2012-10-11 22: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她有问题    就越看越有问题
你认为她没问题    就越看越没问题

哈哈!好在我们都爱读《红楼》,这是多好的事情啊
发表于 2012-10-11 22: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呀呀,论坛人好少啊,大家每天上一个小时也好啊……
发表于 2012-10-11 22: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大人真不容易啊,看到别人注册都是你一一耐心回帖表示欢迎呢。管理员他们跑到哪里去了啊。看到天风环佩先生曾经活跃的论坛那么冷清,与同是他活跃的百度贴吧的热闹形成对比,不由心痛。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2: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王夫人可是吩咐过:只许把晴雯的贴身衣服撂出去,余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
袭人却把晴雯素日所有的衣裳以至各什各物都偷着让宋妈拿出去给了晴雯,还把自己攒下的几吊钱也给了晴雯。
大观园里人多嘴杂   王夫人又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   
袭人这么做,风险可是不小啊
发表于 2012-10-11 22: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轩辕箫歌

所以说袭人还是有善良的一面的啊,加上些许内疚,这样做是合理的,而且也可以打消宝玉的疑虑啊。不过王夫人翻脸的对象是她认为“轻狂”的人,袭人这么做,虽然有风险,但是风险不是很大,如果让宝玉对自己存疑,那才是最不划算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2: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怡红院的丫头里     袭人第一    这没什么话说吧?她用得着争竞吗?
没听说过排第一的和后面的人争的
发表于 2012-10-11 22: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在宝玉心中,她未必第一,潜在的对手很多,必须争啊!不说了,谁都说服不了谁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2: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轩辕箫歌 于 2012-10-11 22:35 编辑

袭人也是委曲的恼了,宝玉怀疑她,她也不好辩解,宝玉说起没完,袭人就恼了,恼得说几句狠话,很正常啊
发表于 2012-10-11 22: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争啦,谁都说服不了谁。既然都喜欢红楼,那就求同存异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2: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且说宝玉只当王夫人不过来搜检搜检,无甚大事,谁知竟这样雷嗔电怒的来了.所责之事皆系平日之语,一字不爽,料必不能挽回的.虽心下恨不能一死,但王夫人盛怒之际,自不敢多言一句,多动一步,一直跟送王夫人到沁芳亭.王夫人命:“回去好生念念那书,仔细明儿问你.才已发下恨了。”宝玉听如此说,方回来,一路打算:“谁这样犯舌?况这里事也无人知道,如何就都说着了。”一面想,一面进来,只见袭人在那里垂泪.且去了第一等的人,岂不伤心,便倒在床上也哭起来.袭人知他心内别的还犹可,独有晴雯是第一件大事,乃推他劝道:“哭也不中用了.你起来我告诉你,晴雯已经好了,他这一家去,倒心净养几天.你果然舍不得他,等太太气消了,你再求老太太,慢慢的叫进来也不难.不过太太偶然信了人的诽言,一时气头上如此罢了。”宝玉哭道:“我究竟不知晴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袭人道:“太太只嫌他生的太好了,未免轻佻些.在太太是深知这样美人似的人必不安静,所以恨嫌他,象我们这粗粗笨笨的倒好。”宝玉道:“这也罢了.咱们私自顽话怎么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的,这可奇怪。”袭人道:“你有甚忌讳的,一时高兴了,你就不管有人无人了.我也曾使过眼色,也曾递过暗号,倒被那别人已知道了,你反不觉。”宝玉道:“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因便笑道:“正是呢.若论我们也有顽笑不留心的孟浪去处,怎么太太竟忘了?想是还有别的事,等完了再发放我们,也未可知。”宝玉笑道:“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他两个又是你陶冶教育的,焉得还有孟浪该罚之处!只是芳官尚小,过于伶俐些,未免倚强压倒了人,惹人厌.四儿是我误了他,还是那年我和你拌嘴的那日起,叫上来作些细活,未免夺占了地位,故有今日.只是晴雯也是和你一样,从小儿在老太太屋里过来的,虽然他生得比人强,也没甚妨碍去处.就是他的性情爽利,口角锋芒些,究竟也不曾得罪你们.想是他过于生得好了,反被这好所误。”说毕,复又哭起来.袭人细揣此话,好似宝玉有疑他之意,竟不好再劝,因叹道:“天知道罢了.此时也查不出人来了,白哭一会子也无益.倒是养着精神,等老太太喜欢时,回明白了再要他是正理。”宝玉冷笑道:“你不必虚宽我的心.等到太太平服了再瞧势头去要时,知他的病等得等不得.他自幼上来娇生惯养,何尝受过一日委屈.连我知道他的性格,还时常冲撞了他.他这一下去,就如同一盆才抽出嫩箭来的兰花送到猪窝里去一般.况又是一身重病,里头一肚子的闷气.他又没有亲爷热娘,只有一个醉泥鳅姑舅哥哥.他这一去,一时也不惯的,那里还等得几日.知道还能见他一面两面不能了!"说着又越发伤心起来.袭人笑道:“可是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们偶然说一句略妨碍些的话,就说是不利之谈,你如今好好的咒他,是该的了!他便比别人娇些,也不至这样起来。”宝玉道:“不是我妄口咒他,今年春天已有兆头的。”袭人忙问何兆.宝玉道:“这阶下好好的一株海棠花,竟无故死了半边,我就知有异事,果然应在他身上。”袭人听了,又笑起来,因说道:“我待不说,又撑不住,你太也婆婆妈妈的了.这样的话,岂是你读书的男人说的.草木怎又关系起人来?若不婆婆妈妈的,真也成了个呆子了。”宝玉叹道:“你们那里知道,不但草木,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若用大题目比,就有孔子庙前之桧,坟前之蓍,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世乱则萎,世治则荣,几千百年了,枯而复生者几次.这岂不是兆应?小题目比,就有杨太真沉香亭之木芍药,端正楼之相思树,王昭君冢上之草,岂不也有灵验.所以这海棠亦应其人欲亡,故先就死了半边。”袭人听了这篇痴话,又可笑,又可叹,因笑道:“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想是我要死了。”宝玉听说,忙握他的嘴,劝道:“这是何苦!一个未清,你又这样起来.罢了,再别提这事,别弄的去了三个,又饶上一个."袭人听说,心下暗喜道:“若不如此,你也不能了局。”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2: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袭人是要说海棠死是应在自己身上
是为了让宝玉别胡思乱想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2: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争啦,谁都说服不了谁。既然都喜欢红楼,那就求同存异吧。
张汉君 发表于 2012-10-11 22:35


我抗议!
抗议不相信袭人的人

气死我了
急死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2: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把自己换成袭人想想
袭人的言行都可以有合理的解释的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2: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且人家曹雪芹    一再地明确说了是谁陷害的晴雯
为什么你们不相信曹雪芹说的    非要自己乱猜呢?
发表于 2012-10-11 22: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大哥,您太爱袭人了……
即使您列举出这段话,我也看过了啊,依然不能说服我。袭人听说,心下暗喜道:“若不如此,你也不能了局。”这句话给我的感受也非常不同,我感到那是一种能掌控宝玉,赢得宝玉之心的得意。我从来没认为是袭人害死晴雯的,自从她到王夫人面前说了那一番话,让我已经对她有了非常不好的看法,这种贼喊捉贼的行为让我不满。
我不喜欢袭人,并不是把她想的多卑劣,人有很多面的,她也有善良可人的一面,但是我无法喜欢他,因为虽然最喜欢的人不是黛玉,还是偏向木石姻缘,所以金派人物自然不会让我有好感,我只是顺着自己的感情,不是顺着曹公的感情,更何况在《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排在第一的是晴雯,这样曹公的喜好就一目了然了。

所以我们还是搁置争议吧,真的谁都说服不了谁。
发表于 2012-10-11 22: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6# 轩辕箫歌

谁说袭人害死晴雯啦?这个我从来没觉得。大哥别急哦,尊重每个人的喜好吧,您是汉家儿女啊,心态更要包容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3: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我包容啊
但是你们为啥不包容袭人呢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1 23: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回那次
袭人对王夫人说的那些话,不过是真情流露罢了,袭人不是蓄谋已久趁机说的
本来袭人拿了香露要走了,又被王夫人叫住盘问,于是才有了那一番话
那些话句句在理啊,全是袭人的拳拳之心啊,怎么就被怀疑居心叵测了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天漢民族文化論壇 ( 鲁ICP备11028298号 )

GMT+8, 2022-8-11 10:59 , Processed in 0.05484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