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漢民族文化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7|回复: 11

[建築審美之道] 浙江省诸暨东阳交界枫树头村寻访记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 14: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汉网搬运工 于 2020-6-2 14:48 编辑

图片比较多,资料也挺杂的,我一点点记录。
燕子是江南常见的鸟,冬去春来,燕子总要寻户人家做窠,燕子入家门不是坏事,一般人家也不拦着,但这只燕子审美比较奇特,非要做在电灯泡的电线上,住户毁了几次依然执着,只好随它了,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很悬的燕子窠。(不知怎么的,我就是想到了小龙女)
燕子入家门,住户虽然不拦着,但燕子毕竟是鸟儿,鸟儿的排泄系统又特别简单,于是在窠里时就很容易拉屎,人一不小心就容易被燕子屎淋头,为避免此类现象发生,就经常在燕子窠下挂块纸板什么的,鸟粪就基本兜住了,人与鸟就和谐地共同居住。
说到了燕子,就摘录下诸暨的几首有关燕子的歌谣

燕  子  燕

燕子燕,飞过天,
天门关,飞过山;
山头白,飞过麦;
麦头摇,飞过桥。
桥上姊姊打花鼓,
桥下妈妈讨新妇。
一块红手帕,
翻落浮桥下——
“撑排客人帮伢撩得把,
走过走转伢里来吃茶。“
“伢晓得亻奈   住阿里坨?”
“阶沿门口有桃花,
红漆橼子小小瓦,
纸糊窗盘大人家。”

(王桂苏演唱   宣雄豪采录)


燕 子 燕(异文一)

燕子燕,飞过天,
天门关,飞过山;
山头白,飞过麦;
麦头摇,飞过桥。
桥下姐姐打花鼓,
桥上婶婶讨新妇。
讨几个?讨三个。
大媳妇,会当家;
二媳妇,会绣花;
小媳妇,
蓬头赤脚跄人家。

(王桂苏演唱   宣雄豪采录)

燕 子 燕(异文二)

燕子燕,飞过天,
天门关,飞过山;
山头白,飞过麦;
麦头摇,飞过桥。
桥上打花鼓,
桥下摇摇橹。
船桨吱咕响,
燕子飞家乡。
不借天,不借地,
不借盐,不借米,
只借梁上住一住,
给你生个小弟弟。

(黄渭照演唱   赵晓英采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20-6-3 10: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犬真是名副其实的细呀,从头部到身体,到四肢,都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体重在20-30公斤,头部又尖又细,头部的长度与脖子的长度几乎是一比一的。身高在50公分以上,身体呈流线型,腹部向背部收紧,形成很细的腰部。"头如梭,腰如弓,尾似箭,四个蹄子一盘蒜。"是中国传统上对于一只好的细狗的标准。
这是我前几天看细犬时看到的文字,其中四个蹄子一盘蒜让我颇为印象深刻,但当我看到下面这只大黄狗时,我才突然明白古人这句话是多么形象!
因为喜欢狗狗猫猫,我也很注意本地汪的模样,像这样一只体格健壮,身材流线,毛色纯,步姿有弹性的汪,非常少见!如此优良的品种,可惜我无法找到一只同样优秀的母汪,这个社会对田园汪的关注度也太少,只能任其自然活过一生了。
真。大黄狗。四个蹄子一盘蒜

大黄狗走路很有弹性,充满运动感

脸也瘦瘦的,鼻子呈黑色,典型优秀的本地大黄狗品种
 楼主| 发表于 2020-6-3 16: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汉网搬运工 于 2020-6-3 16:54 编辑

笠帽,张志和的“青箬笠 ,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是我最先想到的句子。笠帽蓑衣一直是遮雨的最佳搭配,全国各地,笠帽的款式应该很多吧,这应该是这边典型的款式了。
笠帽制作很讲究的,最外面是一层竹,中间夹制作蓑衣的棕毛,里面还有一层什么我看不出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6-4 13: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纺线机和鞋楦,说到纺线机,我总有种感觉,本地不产布,我到处走来走去并没有看到过织布机。据房子中的老人说,布么,从临安和江西买。
 楼主| 发表于 2020-6-4 14: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汉网搬运工 于 2020-6-4 14:08 编辑

这个就很有趣,另起一楼讲
人生活在一个房间里,总是要挂东西,老房子的梁是可见的,于是,这种树枝挂勾就出来了,天然树枝取一截,绑上绳子,挂篮子挂衣服挂包裹……我记得以前在灶头的正上方总是一个这样的挂勾,用来放吃不完的饭,被猫儿狗儿鼠儿偷吃的概率就降低了。
这种挂勾,即使现在不用了,倒还有装饰美学上的意义,用在一些餐厅,特别主打民俗风的餐厅,我觉得挺好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6-5 16: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汉网搬运工 于 2020-6-5 16:35 编辑

这个是竹制生活用品,婴儿睡觉用的,大约一米长,半米宽,一米高,两个口大中间小,底就在中间,婴儿就睡在中间。如果是夏天,婴儿的尿尿能直接漏到地上,很省心的。

写到这里,不由想到还有一种站桶,我在网上找了图片附在这里,这种桶也是相当实用,结实,适合宝宝站立,而且底部能放火钵一类(不是真的烧火,而是放烧红的炭,有热量无明火),冬天使用也不冷。
 楼主| 发表于 2020-6-5 16: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小物,一个是小篮子,多大呢,大约半个手臂高。篮子编得不错,挺细致的,里面有个小罐子,感觉篮子像是依这个罐子编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用处,或许是用来放灶灰木炭,冬天取暖。

这个是,当然是符,我当然不懂什么意思。看到这个符,我想到前几年到的另一个村庄,里面有幢房子,也贴了张符,那张符就很随意了,写了简化汉字,我心想,你这个道士也太不负责啦,哪有这么画符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11: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车,我年纪大,还有幸看到这种古老水车的使用场景,即使也只看过一二回。

水车上的字很值得记一笔,这是我从朋友那请教后的答案:
遇丰年置尔为虚器,若大旱用尔作灵雨

中华民国岁在丁卯律叶姑洗蔡新连制

是写在水车正反面的

律叶姑洗。姑洗是十二律第五律。黄钟居首是十一月。姑洗是算过来第三个月,附三礼图上的律吕相生图

从文字上看,这水车已经不光是劳作用具,更是当人一样看待了。在以前,做水车是一件大事,为家里添一件大物件,所以题字纪念。看到过不少老物上会标明日期,但这么讲究的表示法第一次看到。主人定是个耕读传家之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6-11 14: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汉网搬运工 于 2020-6-11 15:00 编辑

这架水车是放在梁上的,而且另外有架小水车也放在梁上(没拍照片),我想,原因不外乎三个1:保持干燥2:不常用,农闲时避免被撞3:大物件应该有的尊重。这架水车年纪很大了,因为也比较长,被屋里的老人称为“一丈水车”,没拍照片的小水车被称为“八尺水车”

水车上的字为:大清光绪三十有三年岁次丁未皋月中澣之吉蔡新连房置

中澣   即中浣。就是中旬的意思

至于皋月,我只知道是某个月份,但网络搜索真是太失望了,只有日本的用法。5月 皐月(さつき) 也叫早苗月,就是开始插秧的意思。日本古代有将一年里第一次插的秧当做贡品去献给土地爷和掌管丰收的大神,所以也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楼主| 发表于 2020-6-11 15: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图片是这幢老宅的大堂二楼外墙角,说是字,不如说更像符,而且是房子落成时就画着的。我当时在一楼望另外一个墙角,如果不是岁月模糊了字迹便是真的没有字。
 楼主| 发表于 2020-6-11 15: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到皋月我突然想到七曜,日月火水木金土,星期日一二三四五六。嗯,其实我并不知道七曜对应哪个日期,但!我觉得,天文并非日本人可以改变的内容,他们没这能力,如果他们也不随便乱改,便是中国亦是这样对应的。中国除了七曜还有五曜,五日一轮回。
 楼主| 发表于 2020-6-11 15: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到这里,基本已经整理完成照片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老宅,他是普通四合院样子,但是天井部分相当相当宽阔,因此坐在屋里面,天井旁边,令人感到心旷神怡,再加上这幢老宅的原来主人亦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回来以后就觉得还可以再去一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天漢民族文化論壇 ( 鲁ICP备11028298号 )

GMT+8, 2020-7-9 05:21 , Processed in 0.04673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